位置:首页 > 故乡美文 >

你也应该一个人去趟凤凰

作者: | 发布时间:2019-01-02 22

你也应该一个人去趟凤凰

一、这世态也温暖也炎凉

到汽车西站到得早了些,便在快餐店坐着等车。要了一杯热奶茶,突然降温了想暖暖胃。一个奶奶模样的人走进来,堵在我的座位前,便伸手管我要钱,我刚好准备坐公交的钱剩了两块,就给了她。然后继续喝奶茶。后来啊,我坐了四十分钟她进来了三次,每次都是站在同样的位置、摆同样的姿势、说同样的话。我不知道她是不记得我了,还是觉得我还挺慷慨,还是觉得我好欺负。其实我是想提醒她我已经给过了,或者是像旁边那个男子一样假装没看见扭头向另一边,或者是斥责她手足完好为何要行乞讨之事……但我都没有。我只是在给了她第三次钱之后,背上包走出快餐厅。外面风很大,吹得人脸和手冰凉冰凉的。

检票时间到了。四十多个座位的长途大巴只稀稀落落坐了十几个人。我按照自己买的票坐在了座位上,旁边是一位四十来岁的阿姨。她从一上车就开始打电话,湘西方言和家乡话有些像,隐约听得懂一些。一上车就昏昏沉沉,或许是起得太早,也有天气阴沉的缘故。旁边唾沫横飞的讲电话竟能讲一个多小时,我心里颇有些不高兴,但也觉得是小事隐忍着不说,只戴上耳机,音量调到最大。她后来挂断了电话,两个人却也无话说。终于到了休息站,该去采买些补给。买好东西去洗手间,又看到那个阿姨,我也没打招呼,径直走过了。回到车上后心想,反正座位这么多空的,别和她一起坐了吧,再打电话我可真是受不了。于是我就走到最后一排坐下,开始吃小面包。司机回来了。准备开车,问了句都到齐了吗,要继续走了。没人搭话。突然阿姨站起来,她说:莫慌啊,旁边这个小姑娘没上来,可能还在洗手间,我去叫一下她。我赶紧吞下面包说:阿姨我在这呢,我上来了,前面太挤了咱俩不好坐。她笑了笑说:那你上来了就好呀以为你没上来。司机一脚油门,轰得我心里一暖。

二、这旅程有孤单有惊喜

我一个人沿着沱江走啊走,从傍晚走到夜深。我看见水里转个不停的水车,看见巷子里的特色民族风情,看见灯红酒绿的酒吧一条街,看见桥下的情侣,看见多数人都三五成群。而我是一个人,我举着手机拍照,在我眼睛看过了这处景后,我便用相机将它存下来,也带回去给别人看看,我这样想。其实说是古城,却也有些商业化现代化了,但是古朴的木板还在,竹楼还在,还有穿着苗族衣服戴着银饰的老奶奶,在巷子深处卖着血粑粑。古城有了霓虹灯才有了夜景,有了商业才有了繁华热闹,古城的人们得到了他们想要的,却也失去他们拥有的。

从头走到尾也没用了多少时间,最后在一间叫时光小镇的客栈前停下。木门木阶梯,还有门前对我笑了笑却没说话的老板娘。她迎了我进屋,问我怎么是一个人。我说同学朋友大多在考试,不愿淡季来。出示了身份证,她惊讶的说你是贵州的呀,我说是呀,她说楼上住了一个男孩子也是一个人来的,也是贵州的呢。我说那可真是好,虽然我住了三天还是没有见到那位同乡。后来她告诉了我一些好吃又便宜的饭店,给了我她电话号码,又亲自送我上楼帮我开灯,她说一个女孩子出门真是胆子大。我笑着一一道谢。其实我胆子最小了,又怕迷路又怕坏人,巷子稍微黑一些我就转身不肯再继续往前走了。真是庆幸呐,一个人也有好处,才更能真实的感受到温暖和善意。

三、这景色也有趣也有毒

到凤凰三天,看了凤凰古城八景,也去了周边的南方长城和奇梁洞,印象最深刻的是沈从文故居和南方长城。沈从文故居和别的名人故居看上去似乎大同小异,但我心里循着执笔写下《边城》的人,他住在这个地方呀。是一条窄窄的巷子,院子里有两个青色的大水缸,还有一棵万年青,右侧的偏方是书房,临窗简单的陈设着一张桌子,一张椅子,一本破旧的书和一支笔。在窗前站了很久,想要透过老旧的窗户看到一个埋头写字的沈从文,看到这方钟灵毓秀的山水养育出的才子。卧室里只有一张床,古老的雕花,泛黄的白帐,在阴沉的天气和昏暗的灯光下,看起来还有那么点儿?的慌。我胆子真是极小,赶快走开了。然后就是大厅了,挂着沈从文夫妇还有他和其他作家的合照,摆着他的书籍作品,很是有味道。说来也惭愧,他的作品我看过的寥寥无几。

到南方长城的时候,突然下起了雨,四下里空无一人,整个山头感觉都是我一个人的。大抵是新翻修没几年吧,石头很新。只有六十米左右的遗迹,爬满了藤条、长满了青苔,斑驳的城墙上都是岁月雕琢的痕迹,让它看起来破败,又伟岸。我爬了两次,具体是因为内心里总想着,会不会半路窜出来一个土匪掳我去当压寨夫人,虽然可能现在看起来很可笑,但我确实这么想着。可能是因为一个人在荒郊野岭委实害怕的缘故。第一次快到顶时,突然冒出来一个头上包着头巾的人,远远的和我对峙着,我看不清他的样子分辨不出男女,但是一定不是景区工作人员,之前在心里所有的臆想此刻都活了过来。然后我转身就跑。花了半小时爬上去,三分钟就跑了下来。惊魂未定的跑到售票处,告诉阿姨上面怎么有个奇怪的人,告诉她我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。她啼笑皆非的看着我说:没事的嘞,上面有工作人员。于是我不甘心的向长城发起了第二次进攻,到同样的位置时,那个人又出现了。我内心忐忑但还是继续往上走。终于到顶了,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:妹妹啊,要不要买瓶水喝喝啊?我一看,是当地的一位老婆婆。我在山顶一个小亭子里坐着休息,她又过来问我要不要买水,我说我有带水不用了;她说那你买袋桔子吧,五块钱一袋。我看她手里提着三袋桔子,我说那我要一袋吧。我又问她:婆婆你不冷吗?这雨这么大。她说:我冷啊好妹妹,你帮我把剩下的桔子都买了我就能回家了。我应着买下了她最后的三袋桔子,开始往回走。爬上去和走下来的感觉完全不同。爬上去的时候腿脚有力,走下来的时候却腿软,一来是用力过度有点虚脱,二来是阶梯太高太陡,心里害怕。回到山脚搭上回古城的中巴车,想着这时候吃个桔子应该是极好的。但是啊,当我解开塑料袋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,一个袋子五个桔子,三个是坏的,另外两个皱巴巴的,桔子皮上全是黑点。我啼笑皆非的靠在座椅上开始思考人生。

四、这感受也真实也恍惚

这可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好季节。这几天一直淅淅沥沥的下着雨,间或有小冰雹。江上雾色朦胧,城中小巷昏暗。在城里转来转去,转了几个巷子又回到原地。江风吹啊吹,手一直冰凉凉的,鞋子也进水了,鞋袜都湿了。走啊走啊,三天就这么走过了,买了一些小小的纪念品,吃了很一般的苗家酸菜鱼,收拾行装准备返程。可是要离开的前一天晚上,我发烧了。分分钟烧得口干舌燥,查了一下药店太远,且雨很大,怎么办呢。捂着吧。说实话这几天我一直都很开心,即使和两对情侣坐一条船,即使他们要拍照还嫌我抢镜,我还是开心的。但是睡着被烫醒的那一刻,我真是觉得有些孤独了。孤立无援孤苦伶仃这些词挤满了脑子,我是谁?我为什么在这里?我来这里干什么?我怎么会这么惨?孤独是一场无人送药的重感冒呐。没办法只好拖着残躯打开冷水,冷敷额头,迷迷糊糊的呀也算是过完了这最后一夜。

五、这些话也想哭也想笑

告别凤凰,冬日早晨的凤凰还是山朦胧水朦胧。若是你的心不够澄明,心里的聒噪盖过了耳边的,你也应该一个人去趟凤凰。这里夜间不灭的灯火和街头篮球巷尾的酒吧,驻唱歌手们弹着吉他唱着民谣,歌声低沉又迷人。烟雨纷纷的沱江和人声鼎沸的虹桥,年迈的老奶奶会编好看的彩辫。窄窄的青石巷和高高的竹楼,行人的步履又轻又小又慢。

这座城这么小,却是越走越敞亮而不至迷失,小小的喧嚣声在耳边而不是心里。走满一遭山水桥楼,在清吧的窗户旁写下一封长信,永远都不寄出去。把想念和念想佐以洒脱烧成一盏浓茶,独自带着流浪。

上一篇:<< 记忆

下一篇:遐想的天地  >>

更多>>精品推举
更多>>最新图片新闻